青海小清新的挽歌——草东未有派对

青海小清新的挽歌——草东未有派对

第一次听草东已经两年有余,我记得那时候我还关注着宋冬野的微博,宋冬野还没进去。有天宋胖子微博上推送了一个据说是已经火得一塌糊涂的乐队,台湾的。台湾的乐队不陌生,但是从大众的五月天到小众的那我懂你意思了,乃至甜梅号等等,虽然我承认他们的牛逼和或是商业性或是艺术性或是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性,但我也同样承认我对他们实在提不起兴趣——就像对伍迪艾伦和王家卫没兴趣一样(我这样的伪文青只知道这俩算文艺片导演)。这种没兴趣并不是说非要站在鄙视链的某一端,而是我对于不能感同身受的事物的疏离感,我觉得文青的通病就是疏离感,非得装着格格不入,所以我一向拒绝安利。

   
华晨宇改编的一曲《山海》彻底把草东没有派对,这个今年拿下台湾金曲奖最佳乐团的独立乐团,推到了大陆普罗大众的面前。我是花花的铁粉没错,一首《山海》的改变也的确一如既往的花式高水准,还是那个唱出《我管你》的花花,还是那个唱《造物者》的花花,声音坚定而有力量,孤傲又热血。一串伪rap直挠人心尖然后又荡气回肠的跌下来,堪称完美。

抓住一个乐队初生的时候,

但是宋胖子的安利我还是鬼使神差般的接受了,我并不爱用鬼使神差这么做作的词语,但我能确定如果不是被安利,我无论如何也接触不到草东这样的乐队。虽然它很年轻,也不知能走多远,但是我想对于所谓的卢瑟一代,或者是大陆的90后这一代,有人替我们发声这就足够了。我永远不会忘记第一次听勇敢的人时的震撼。“别气了没有人会跟你作对,别哭了没有人会心碎”,我没想过居然真的有人会把歌词写成刀子直插进你的胸口,更没想过有人能把歌词写成刀子替你扔向所有不是你的人的头颅。生活已经毫无真实可言,虽然经常是你看谁都不惯,但是人毕竟要尽量不那么中二。生活并不低俗,理想未必高尚,更多时候我们只是对方方面面虚与委蛇。

   
 但同时我想为草东打call,每个人都能唱出自己版本的《山海》,但草东的《山海》才是他们的山海。不一定是最辽阔的大山大水,但一定是先行者亲自攀登过的山、瞭望过的海。文章合为时而著,音乐也是。

这和涅槃的时候同样珍贵。

但草东还是想一把刀子,划过了真实与虚假,让你可以大胆的对无论真的假的,好的坏的,对的错的统统说一句“傻逼”。我对于所谓民谣后摇摇滚一向没有概念,对乐理知识更是一窍不通。有人说草东是台湾万青,虽然风格迥异,但内核思想却不谋而合。听万青的时候,是觉得有人理解了你的压抑与苦涩,而草东就是帮你发泄与呐喊,副作用就是从此说话喜欢带上“鸡把”俩字。草东之余我,就像深夜里的啤酒,或者是无人时候扇自己的巴掌,懦弱无为的人没勇气面对自己时的毒药,或者是愧疚家人时的树洞。是对存在着的存在者的咒骂,也是对真实世界的唾弃。是对正能量的舍弃,又是对矫揉造作的嘲笑。是对百战百胜的不屑,更是对一无所有的自嘲。

   
 这只2012年成立于台北阳明山的乐队,在蛰伏了三年之后,从15年开始渐渐显露头角,16年的新专辑《丑奴儿》在台发布初期就卖出了两千张。这个数字放在大陆来看似乎并不算多,不过在日薄西山的唱片界,当台湾艺人一张专辑卖出几百张都已经算是热卖的年代,对于一个独立乐团来说这个成绩实在是斐然。于是17年他们超越五月天(神话乐团一般的存在~)拿下金曲奖最佳乐团似乎也理所当然,毕竟一个崭新的时代已经拉开序幕,而草东站在了最前面,拿着前人们还未举起的大旗。

新京葡娱乐场官网 1

本来早就该写草东的,但是这两年来一直没有合适的心绪。你知道一种对你来说过于亢奋的情绪,到头来也只是情绪而已。我担心的不是情绪影响到理智,这世上我就没见过几个理智的人,只是有些只能意会的东西实在很难用言语表达出来。今天听了草东在长沙现场的几首新歌,抱歉是盗版。期待正版,原谅我,盗版就足够高潮了。

   
太阳底下无新鲜事,世代的更替背后都有他的因果轮回。盛世该激情激情,天下太平就老老实实沉溺,由盛转衰也总有人出来嘶吼呐喊着目睹并记录衰亡,古往今来,从李白杜甫到大陆八十年代的崔健、魔岩三杰到现在的草东万青,都脱不开这使命。

第六届阿比鹿奖刚刚落下帷幕,草东没有派对一举斩获“最受欢迎摇滚唱片”和“年度摇滚唱片”两项大奖。去年他们势如破竹,火起来之后迅速变成了“草东没有门票”。

新京葡娱乐场官网,“我们没差,就像昨天我们也没差

   
时光倒退回十年前,2008年。我还在上初中,五月天刚刚唱完私奔到月球,要等到两年之后上了高中KTV才成为我们聚会必去之地,《突然好想你》才成为我们KTV必点的歌。除此之外还有陈绮贞和张悬,《after
17》和《小步舞曲》几乎是伴随着我一步一步走向憧憬的十七岁。再稍微往前一点,就是SHE的时代了,她们完美的衔接起了我的小学和初中,完成了港澳台娱乐前沿的科普,可以说是台湾音乐界的黄金时代啊,除了她们,还有陶喆、林俊杰,更不用提周杰伦、蔡依林。主流音乐大当其道,而独立音乐人们也不甘示弱文采飞扬各有千秋。有的专注豆蔻词工,有的擅长器乐旋律。

草东一反这些年来台湾的小清新文艺腔,他们的音乐直白简单,却刀刀见血。在这首《烂泥》里,你可以见到少年人对世界的质问,为何剑未配妥,出门已是江湖?

你们没差,就像明天你们也没差”

    繁华之下,如今回看过去,却不难看出端倪。

——今日编辑何安

我们不断的被抛弃,与抛弃别人。于是只能把捅进身体的刀子,捅向最爱自己的人。即便是我这样爱自嘲的人,也不得不承认草东写词太狠了。

   
10年之后,台湾貌似进入一个繁盛太平时期,年轻人不在需要担心吃饱穿暖的问题,可是似乎也没有什么热血奋斗目标要去追求,世界大同、天下已经太平。于是台湾小确幸概念兴起,俯仰之间隐隐扩散至大陆,而盛世背景下陈绮贞他们小清新的民谣成了最好的代言。就在前些年,“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这些词也充斥在中国大陆的文学作品以安意如为代表的一众女文青的字里行间。当年的我也中毒颇深,现在想来安妮宝贝、郭敬明、安意如这一个个的坑自己居然一个都没有错过。

台北阳明山下的草东街上,一群孩子在那儿度过了了无心事的少年时代,后来他们成立了乐队,名字就叫“草东街派对”,巫堵和筑筑就在其中。那年他们19岁。

“筑起对快乐的心防,说什么也放不下

   
小确幸的美好生活,把台湾装点成了一个文艺之都,诚品、松山文创、垦丁……然而15年我去台湾朝圣的时候,已经听到很多台湾年轻人感慨身边厉害的人都去了海峡另一边。岛屿留不住人,已经成为事实,已经到了小确幸、岛屿小日子掩盖不住的东西,任你在怎么粉饰太平都于事无补。

世事无常,和千千万万个年轻乐队一样,终究逃不过曲终人散,成员几经变动,乐队索性改名为“草东没有派对”。等到巫堵上了台北艺术大学,恰逢乐手离任,就邀请了在摇滚研究社结识的现任贝斯手世暄和前鼓手刘立一同加入。后来,刘立转为乐队的影像拍摄,短发的凡凡就又替代了鼓手的位置,由此乐队的阵容才算稳定下来。

从何时开始对悲剧的向往,填满了整个心脏”

    于是有了草东。

新京葡娱乐场官网 2

如果说两年前听《丑奴儿》还是对不公们的宣泄,对生活自暴自弃却心有不甘,绝望只是一种安慰和表演的话,现在再听草东得承认绝望是一种上瘾的解药,以至于你不得不贪恋于此,因为这是对麻木生活能保持清醒的唯一途径。

   
草东的主唱巫堵奇怪的带着大陆北方口音,让人差点以为他们是同样出身于rock
home
town的万青乐队同门。略微有些沙哑的声音低吟浅唱的时候,也会让人想起来宋冬野,哦,当然了宋胖子是撑不起来摇滚部分的门脸了。民谣出身早期专注爱情、家乡、童年这些微观而私人命题的宋胖子当然是没有办法跟草东比的,草东最早期的demo——老张

去年,他们的第一张专辑《丑奴儿》上线即售罄。在深圳的首演和成都、重庆二城巡演均场场爆满,随后的“滔滔”冬季巡演一经开票,一小时内八座城市,五千张门票均告售罄。巡演一票难求,一时人气飙升,乐迷戏称乐队“草东没有门票”。

以前我总觉得既然这么糟了,还能糟到哪里去。事实上,糟并不是形容词,而是动词。难过也不是一瞬间,而是常态。最可悲的不是不能反抗,而是根本没有什么东西可反抗,好像生活本就该如此,除了无力没有真实的东西。连真实都显得那么虚假。从某种意义上说,反抗是一种很媚俗的事,他让人真的会为之奋斗,甚至去牺牲。有人为牺牲赋予意义,可意义是一种丝毫无法说服自己的东西,算了吧,在一切没有毁灭、不能毁灭之前,再听几遍草东吧。用卡夫卡的话讲,这是一种射精般的快感——趁着明天还没到来。

还差一点,还差一点就把他抹上

他们在大陆风生水起,始终被冠以“台湾的万能青年旅店”的标签。无怪乎人们习惯了这些年从海峡对岸吹来的小清新之风,不论是上个十年清新文艺、细腻之至的苏打绿,还是歌唱自我、沉浸小资情调的陈绮贞,他们都用自我而孤独的方式深入了一代文艺青年的内心。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过犹不及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还差一点,还差一点就不至于绝望

而草东的风格是硬朗甚至阴郁的,他们并不等同于万青,一支平均年龄20岁的乐队和平均年龄超四十的乐队,是无法比较的,他们生活在不同的地域,关注不同的人群,呐喊不一样的声音,各自闪耀着,交叠之处大概就在于对时代无止息的思考吧。

还差一点,就能跟他们都站在一起

新京葡娱乐场官网 3

还差一点,就能跟他们取笑我自己

在我对草东没有派对还一无所知的时候,有幸在音乐节上听过一次现场。原本只是途经他们的舞台,却被人山人海截住了去路,索性站在原地听了起来。

抹上了一身的泥巴,以为能消失在山上,

音乐一起,现场气势万钧,下着小雨,观众们兴致不减,前后左右都是振臂跳动的乐迷,没听几句,我就被台上传来的音乐俘虏了。直至结束,我才放下挥动的手臂,从雨披里面翻出音乐节的宣传册,得知台上这群人叫草东没有派对。

却像个智障一样,栽倒在柏油路上

巧合的是,万青和草东在同一个舞台演出,下一个出场的就是大陆的万能青年旅店。

*     
  *从词工上就已经胜出了很多,也只有摇滚才能撕开这道真实的裂缝,爆发出抗争,这是摇滚的力量。金曲奖评委之一马欣老师的评价他们是“我們擺爛多年的社會內耗,與渾沌的內鬥中,生出的真實果子,誠實又爽快”。岛屿上的人们其实一直知道问题之所在,和平年代是很难催生出罗大佑和崔健这样有反抗斗争思想的歌手,大家自己生活的安逸富足,就不愿意去改变什么,更别说去斗争什么。但同时又焦虑着,一种害怕走出去又怕别人闯进来的焦虑,一种想要做些什么但无处发力的焦虑,大时代之下各人的奋斗显得微不足道。

新京葡娱乐场官网 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