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个隐喻中的本体论:Plato的诗学(一)

从永恒 到此刻
是陈绮贞给出 重新定义时间的方式

<柏拉图式的爱情>是新专辑里,陈绮贞说最多的歌。
如果说翻新的<雨水一盒>是宣传曲,<流浪者之歌>是打榜的新歌。
那么就像<腐朽>之于<华丽的冒险>,<鱼>之于<太阳>,
<柏拉图式的爱情>一定是新专辑最最重要的。

本体论:“理念论”(Eidos)或“形式论”(Forms)及其“摹仿”(Mimesis)

经过太阳和鱼的思考后
(太阳为“启蒙”的来源,人眼需要太阳的照明才能分辨其他事物
   太阳 = 不朽 = 神 = 善 = 智慧)
(鱼,由神创造的,服从可怕的,不可抗拒的情感=
感觉+爱情+恐惧+愤怒,当人无法克服这些时,会在来生变成女人,极其愚蠢的则为鱼
   鱼= 腐朽 = 愚蠢)

罗景壬绝对是文艺界比比尔贾更文艺的选择。和<玫瑰色的你>分章式的叙述一样,<柏拉图式的爱情>MV讲了两段独立的故事:

柏拉图的二元论(dualism)将世界一分为二,一个是凭感官知觉的“可视世界”(可感世界、物质世界),一个是凭理智认识的“可知世界”(理念世界)。前者是直观的、感性的、经验的,只能提供一般的“看法”;后者是抽象的、理性的、超越的,能够提供真正的“知识”。在《理想国》第六、七卷中,柏拉图以日、线、洞三个比喻,形象图示了两个世界。

这一张显然给出更多柏拉图式的叙述和解答

一个追寻理想生活的法国女人。却因为某种原因被搜身、上法庭被剥夺儿子的抚养、生活中处处不顺(用仅有的钱买的快餐被撞翻)、卖淫后被抢劫、被威胁,最后在死在轨道边。

在日喻中,格劳孔要求苏格拉底谈关于善的问题。苏格拉底说我们不能讲善本身,而只能讲善的子孙或摹本。他柏拉图以太阳作为善的后裔,因此通过考察太阳在可感世界中的地位和作用,可以类推善在可知世界的地位和作用。按照这样的推论,可视世界与可知世界是彼此对应的:

In the [revolution] of the universe are comprehended all the [four
elements], and this being circular and having a tendency to come
together, compresses everything and will not allow any place to be left
void – 柏拉图

一个追寻理想爱情的日本男生。被自己的性欲困顿(他发明的那个往复振荡器暗示了性欲)并被老师误解、
在地铁性骚扰被抓、 被老师保释后拒绝了老师的吻,接着死在了轨道边。

善的理式-知识-理智-各类事物的理式           

所以 命题revolution = the revolution of the universe

罗景壬导演用两段故事帮助陈绮贞讲述了歌曲的意图即“理想的生活不存在,
理想的爱情也不存在,只有理想真实存在 ”


四个字眼(four elements):
HOME(家)
Aids(援助)
LOVE(爱)
DE-stiny(命运)

Flora和翔太最后都只剩下半个身体或许是隐喻他们因为理想而反抗大环境,但却因为理想的生活和爱情没有办法获得满足,活着就等同于死了一样。透过死亡而使自己与丢失的另一半结合,被治愈,回归最初,重新生活在快乐幸福之中。

太阳-光线-眼睛-种种可见的对象                   

拆开来看 前两个字眼 来源于 PUSSY 即 站在女性的角度上 所理解的国家/家

就像MV中引用到的柏拉图<会饮篇>,哲学出身陈绮贞这次与罗景壬牵手的创造,就是一次哲学家、诗人、政治家的斟酒会饮。4分19秒的MV内容量却超过了歌曲本身。

接着,柏拉图又以线喻对可视世界与可知世界的特征与内涵做了更清晰的阐释,他将感性世界划分为影像和可感物;理智世界划分为数理对象和形式。与之相应,有四种心智状态,彼此也是一一对应的:

“As a woman I have no country. As a woman I want no country. As a woman,
my country is the whole world.” ― Virginia Woolf

无怪陈绮贞说最大的痛苦是“没有人可以对话的孤独”,因为词曲充满隐喻的她本身就是个隐喻。

世界划分:影像(水中倒影、艺术)-可感物(实物:动植物)-数理对象(符号等)-形式(理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