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一部被误成同性电影的艺术巨作||一个性别障碍者的痴爱

《霸王别姬》:一部被误成同性电影的艺术巨作||一个性别障碍者的痴爱

    一步步的人格扭曲导致程蝶衣对其人生信念(从一而终)的极端信仰和其对师哥的深情爱慕。对师哥的爱慕不仅仅是其人格扭曲所致,它来源于儿时的相互照顾和主观印象,也来源于师哥对他的成全,更来源于师哥在舞台上扮演的角色——是程蝶衣所扮演角色的虞姬的男人——霸王.从小就在一起的”霸王”和”虞姬“,恐怕只能用青梅竹马来形容了.程蝶衣对段小楼的”爱”就不难理解了.而段小楼的一次次背叛则是现实对程蝶衣人生的一次次戏弄与亵渎。程蝶衣对师哥的本质上是由于其男性以适合女性意识的混淆,而这不仅仅是人格扭曲所致,还有更深一层的东西,那就是程蝶衣内心深处对戏曲的迷恋.那种疯魔.程蝶衣想要从一而终,显然时代不允许了.他只能放弃现实而转向虚幻(戏剧),这正是做为个体与现实与命运矛盾的激烈冲突.结果必然导致加剧程蝶衣心理上的扭曲.可以说菊仙的出现一定程度上加剧了这一进程.菊仙的出现使的程蝶衣与段小楼的厮守愈发的不可能.程蝶衣的性别指认并没有随着段小楼的远里而减弱,相反使得他的性别转化更为坚决与彻底.他开始与袁四爷的蚺和.当小四篡演虞姬时,段小楼的背叛再一次加剧了这一过程,当段小楼来找程蝶衣道歉时,程蝶衣闭门不出,此时,段小楼点出了程蝶衣的悲剧所在:不疯魔不成活.而导演在表现程蝶衣时却更具匠心:他(她)没有卸装,沿用虞姬的姿态,甚至在段小楼走后如戏剧般缓缓回头.这是不合乎现实情理的,但却真实地刻画出程蝶衣的心理向虞姬过度.人戏不分,是演戏的最高境界.可他心理畸形了.正是着一步步的人格扭曲,才最终导致了程蝶衣的悲剧,悲嘶出一个在命运的安排下,挣扎扭曲与绝望而有注定孤独的灵魂.

《霸王别姬》是忠诚与背叛,性别问题仅仅其间最具有张力的一部分。

段小楼对程蝶衣说过多次:“蝶衣呀,你可真是不疯魔不成活”,可见,程蝶衣的大半生都深入在霸王别姬这出戏里,戏里戏外他都将自己当成虞姬。他曾对段小楼说,“师哥就让我跟你唱一辈子好么”,哪怕差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一秒都不行。

回首

第二次,他唱给梨园经理那爷听,他又唱错了,师兄抄起烟枪就在他嘴里一阵疯狂地搅动。而这一“狂搅”实际上对于其性别认同转换至关重要。这个场景实际上隐喻了“强奸”。笔直硕长的烟枪象征了男性强壮的阳具,而以一种暴力的方式强行塞入程蝶衣嘴中的那阵狂搅正象征了那剧烈的强奸过程,突然万籁此都寂,鲜血由蝶衣的嘴角缓缓淌出,不仅暗含了他在作为在“她”这个意义上的“处女之身”由此而告破,也通过那个具有极强视觉冲击力的艳红,缓缓流下的鲜血,蝶衣面部迷醉的神情,勾勒体现了一种女性姿态。最后深情款款地唱出了那句众人瞩目下的“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标志着其性别转换的初步完成。

程蝶衣无疑是悲剧的,因为只有他一人活在戏里。电影中那段文革批斗的情节可谓精彩至极,段小楼为了自保不惜污蔑程蝶衣,于是程蝶衣崩溃了“骗我,你们都骗我”,他撕心裂肺地怒喊“你楚霸王都这样了,那京剧它能不完吗”
艺术遭到了时代的毁灭,程蝶衣也从戏中清醒过来,现实中再无楚霸王。

    项羽的故事就不必多提了,但项羽的悲剧结局与程蝶衣的悲剧的相似.可以说,都是时代强行赋予人的悲剧.是个体在受到环境压迫而滋生的欲望与现实之间的冲突产生的必然.这是霸王别姬与程蝶衣悲剧的血肉联系.本片适时穿插与霸王别姬的戏剧,并以其为主线,为程蝶衣的人格扭曲做好了铺陈与暗示,使得程蝶衣的心理指认与角色转换更自然,也显得更合乎情理.程蝶衣的人生信念与其所出环境之间所产生的一次次针锋相对的碰撞,是其人格一点点扭曲的开端,也正是本片成功的原因所在。

图片 1

图片 2

  起先,程衣蝶背错"思凡"."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虽是背错,但说明这是的程衣蝶对性别的认识还是清醒的,即便是挨打,依旧坚持着自己的信念,多么正常呀.当那刑来挑选戏班子时偏偏挑了"思凡"来考程衣蝶.程衣蝶依然背错.这是一组意味深长的镜头:段小楼背对镜头用烟杆子猛杵程衣蝶的嘴.这分明是强暴的隐喻,是赤裸裸的精神强奸.
小豆子被强行改变了信念。京剧鼓点的伴奏使的画面极副动感,给人极大的震撼与心灵冲击.又是一次强行的改变程衣蝶的精神信条,使得他表演是"正确"唱出"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这时针对程衣蝶的转变多次给其面部特写.开始出错时其面部的表情是自然的,是本真的流露.当其师哥责罚时,目光是呆滞的,密一样.而后当他完成性别指认转变以后,其目光则是坚定的.这使得程衣蝶扭曲得以更好的体现.对全片的感情表达得以更好的延续.
    相比较而言,张公公的强暴则是肉体上的,是物质的。其影响对于心志不成熟的程蝶衣而言,不亚于精神上的赤裸裸的强暴,这无疑对其性别指认和人格扭曲的巩固与加强。拍摄强暴时运用了主观镜头,这时的镜头是晃动的。这使得所处环境和张公公都是荒诞的,妖魔化的。间接地透露出程蝶衣此时的不安和惶恐,突显了程蝶衣不成熟的心理的动荡。这些正恰恰说明程蝶衣此时的人生的精神信念是动荡的,不安的。而当其被强暴完后,麻木的跨过门槛走出府门。这里同样用一组意味深长的值得回味的镜头:程蝶衣收养了一个弃婴。这是分明是母性的体现。倘若说此前的人性的扭曲还不完全的话,那么此时的程衣蝶则无限接近于一名女性。本节的最后,拍摄了弃婴在灯光的照耀下身处黑暗的包围中,这是母体子宫的体现,象征着新生,新的开始。这不仅道出了婴儿的新生,更暗示程蝶衣做为母性,女性生命的开始。

“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由此可见,程蝶衣的人生只有京戏二字,他不管时代如何,也没有政治立场。

阉割

图片 3

成名之后的小豆子和小柱子改艺名为程蝶衣和段小楼。从电影中,可以看出程蝶衣无论是在戏里还是在戏外都展现着一种女性意识,难怪袁四爷都称他达到了一种雌雄不分的境界。

强暴

在这个艺术被强奸的年代,烟枪换成了政治的高压,我们依旧可以看到无数的“扭曲”,这个悲剧依旧在继续,这出悲剧中有段小楼,有梨园经理,有小四,可唯独没有悲剧主角程蝶衣,而这,才是更大的悲剧。

直到后面师哥段小楼强行用烟袋捅了小豆子的嘴,这才终于将思凡给唱对了。师哥用烟袋捅嘴的这一处情节亦是别有深意,代表着完成了小豆子从男性心理特征到女性心理特征的转变。
而具有女性心理特征的小豆子,成功和师哥一同成了角儿,两人大半生都扮演着虞姬和霸王。

扭曲

图片 4

三、人戏不分,爱的谁?

    对一件事的执着在于一个人对该事物的投入.就象戏里,人戏不分.为最高境界.在特定的条件下,一旦人的精神信念都扭曲了,对那事物的执着便不能自拔时,也许也只能一悲哀的结局收场.小豆子和小石头的人生经历,便是最好的诠释。

图片 5

文章首发于我的公众号:永恒孤独的鲸鱼
公众号平时会不定时放上我的影评、书评,以及热点事件观点分享。
文字信仰,做一个自由共和国的幻想骑士。

  可以说,人的精神信念是一个人的精神内核的集中展现,也是人的最本质的,决定性格和命运的“根”.命运的个体的外倾力是依附所处环境而逐渐形成的.程蝶衣的人生信条的第一次改变,发生在拜师的过程中.艳红为了能让他顺利拜师,割掉右手上那根畸形的指头.
    毫无疑问,阉割是一个隐喻.这是暗示了雄到雌的转化.这是本质上的.同时也是环境第一次强行作用于他精神世界.使其精神被具有封建理念的人强行同化.母亲的一刀使他失去了原本的精神(骈指),使得"从一而终""成角""人得自个成全自个"等思想,从此根深蒂固,影响着他的信念,同时也束缚着他的精神.并且,当这些思想后来与时代环境产生激烈冲突而不能实现时或实现的道路不在明显时,更加剧了程衣蝶人性的扭曲与人生的悲剧效果.可以毫不夸张的说.阉割是程衣蝶悲剧一生的开端是扭曲的开始.是被强行改变个人信条的悲剧之源。

第一次,程蝶衣唱成了“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不论怎么纠正,蝶衣还是将它唱作“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因此被师傅狠狠地毒打了一顿,因为这个唱词的背后涉及到一个性别认同的问题,他无法接受那个性别转换,因此不论如何毒打也无法改变他的性别指认。

图片 6

图片 7

当得知段小楼要迎娶菊仙时,他表现出来的那种吃醋、决绝、哀伤是一个女人失恋后才有的表情;当为了救段小楼去给日本人唱戏,反被段小楼打了一巴掌后,他的那种哀戚就连菊仙都颇为不忍;当得知段小楼被抓去游行时,他不惜穿上戏服一同来陪他受辱。程蝶衣对段小楼的那一片真心是他具有女性意识时,一个女人对男人的爱。

图片 8

图片 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