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葡娱乐场官网】【翻译】《True Detective》首季播完后主要创作Nic Pizzolatto的深浅访问

By Alan Sepinwall 2014年1月7日

True Detective runs slow and steady without ever seeming to drag. Even
minor characters get room to breathe, and seem independently alive; the
briefest scenes seem to imply life beyond the frame…. The dance
[Matthew McConaughey and Woody Harrelson] do together here is work of
a very high order, and all the reason you need to watch.

问:在第七集中,Cohle向Marty讲述了他所调查出的罪证,以及在录像带中所看到的,都表明有一群人在犯罪。但到结局时,只抓到了在棚屋里的Errol和他的父亲。还有其他哪些人涉及到了Cohle和Marty调查的案子?

问:我听说一开始是打算让McConnaughey演Hart,然后他说:“不,我想演Cohle,你应该去找Woody去演Hart。”
是这样么?

————————————

《True Detective》创作者Nic Pizzolatto回顾第一季访谈

Nic
Pizzolatto:差不多。我希望他演Cohle,我也很高兴Matthew能演Cohle。但事实是,Woody已经是我们想要签的少数几个演员之一了。他刚演完电影《Rampart》和《Game
Change》,贡献了两个非常棒、非常不同的表演。Woody一直是我们想签下的演员,而当Matthew让我们考虑他时,我们就说:“是啊,当然,也许你还能帮我们,毕竟你俩是朋友。”

————————————

【在《True
Detective》首季开播前和播完后,美国娱乐新闻网站HitFix分别两次对主创Nic
Pizzolatto进行了采访,本篇是3月份播完后的访谈,1月份开播前的访谈在:http://movie.douban.com/review/6588531/

【在《True
Detective》首季开播前和播完后,美国娱乐新闻网站HitFix分别两次对主创Nic
Pizzolatto进行了采访,本篇是1月份开播前的访谈,3月份播完后的访谈在:http://movie.douban.com/review/6585199/
水平有限,欢迎挑错。下面所有方括号中的内容,都是我的补充说明。——译者dormant】

The Lincoln Journal Star 林肯星报

Nic Pizzolatto:
这并不是一个空的载体,这就是我在此要说的,这并不是从他俩办过的案子里随便挑的一个。这与他们所追捕的人既是罪行的受害者、也是行凶者是休戚相关的。在某种程度上,凶手是剧中所反映的文化风貌的肉体表现,剧中的背景多次描绘了那些被污染的地貌,也提供了暗示。某些人是在自然的状态下慢慢被腐蚀的,就是这个恶棍(没有更合适的词形容他了)是杀害女人和小孩儿的凶手,那么他的价值观是和错误的信仰紧密相关的——我确信如果你能重温第7、8集,可以拼凑出足够的历史信息,Sam
Tuttle在20世纪30年代早期的经历是如何影响到了Errol
Childress在新千年头十年的经历。这绝不是凭空出现的,我认为凶手的价值观和具体罪行是地方特有的,不仅源于性格,也与生存的环境有关。在1995年,如果仅仅安排一个无法侦破的抢劫案【所以才设定了连环杀人案】是行不通的。Cohle、Marty和Errol,他们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父辈的再现,如果你留意他们的背景的话。

问:你在拍这个剧之前有没有特别的风格参照,或者有以前看过并且喜欢的一类电视剧、电影,让你想说:“我也想借鉴一下”?

马修·麦康纳和伍迪·哈里森的(片中)表演绝逼强。剧本和理念都是由剧集的创造者,小说家尼克·皮佐拉托来掌控的,随着稀疏乏味的对话从实际地自以为是的独白波动到深刻细致入微的时刻。最后,导演凯瑞·福永创造了一个美丽,想四处蔓延的地域感(剧集拍摄和背景都设定在路易斯安那)。

Nic
Pizzolatto:这是一个刚开始时就已经构思好结尾的故事,那就是Cohle会很清楚地表达,没有感伤或者错觉,以乐观的方式。采取那种方式,在我看来就是正义获胜,那是本剧最初设想中最关键的一个元素。对我来说,作为一个故事的讲述者,我想通过角色的真实需求,来跟着故事走。要杀死一个或两个家伙将是世界上最容易的事。我甚至有一个想法,让更加神秘的事情发生在他们身上,他们会凭空消失,Gilbough和Papania【那两个黑人侦探】不得不收拾残局,没人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或者完全走超自然的路线。但是我认为这两种选择都太容易了,这样会否定本剧一直在追问的现实问题。退回到超自然的方式,或者走杀死一个角色这样的简单戏剧化的路线,以迎合观众的感情,我觉得会伤害整个故事。我觉得更有趣的是,这两个人能获得一种解脱,让Cohle能够认同这个世界存在幸福的可能。因为这两个人共同失败的地方就是他们都不承认幸福的可能,我并不是指宗教意义上的。我们这样安排Cohle,他并没有做180度的转变,也许只改变了5度,但是他在结尾处所做的乐观暗示,并不是一种感情用事,而是完全基于现实。考虑到这些角色的经历,对我来说好似很难想出一种办法能让他们活下去,在八集结束后还能活得更好。然而现在他们将在剧集之外继续永远地生活下去,他们并没有做非黑即白的转变,只是在黑暗的心灵中获得了一定的解脱。他们并没有闭上眼睛,逃避自己作为男人的失败。当他们离开时,已经有了不同的变化。

Nic Pizzolatto:有多个因素。在2010年的夏天我写了《True
Detective》的一个版本,我觉得可以做我的下一部小说,就是通过两个人的第一视角来讲述故事,Cohle和Hart的视角。按照章节交替,他们轮流讲述17年间合作的故事,和现在的版本区别很大,而且将是一本厚书。但当我打算把它搬到电视上时,我开始考虑如何改成电视剧本,而且可能拍成电视剧会更好,故事的时间跨度和大量线索可以提供给观众一个很好的视觉影像。2010年7月,我写了6个剧本,其中之一就是《True
Detective》的首播集,我等了一阵,直到我了解的足够多,等到我们可以拿出来推销时已经能确保按照我们的想法制作了。

高兴的是,哈里森和麦康纳角色表演地足够好,而且剧本创作地也足够精巧,我们想知道下一季这些优点还会如何——会不会出现各个方面都不如第一季。

Nic Pizzolatto:
这是创作他这个角色的一个组成部分,曾经的设想是,当他用自己的声音说话时,因为脸上的伤痕所以声音含混。我给他设定的背景是,他是通过观看这些老电影才学会正确发音的。这就把我们带回了讲述故事的理念,是不是?一分钟前,他听上去像Andy
Griffith【美国喜剧电视明星】一样的好男孩儿,下一分钟他听上去像James
Mason,而当他想用真声时,他听上去就像被伤害、被损坏过。当Cohle来到Carcosa时,他又换了完全不同的口音。

问:在前几集中,Cohle这个角色很熟悉连环杀手的想法。他有许多理论,也说了很多让Marty发疯的话。让我们回到Thomas
Harris【美国著名作家,代表作《沉默的羔羊》、《汉尼拔》】,依据他在流行文化中对连环杀手的描述,你是如何处理的,以避免被称作又是一个复制品?
 
Nic Pizzolatto:
评论都还没有出来,所以没准也会被抨击为复制品。对我来说不同之处就源于我的个人坚持,我想要探寻的东西从根本上来说与连环杀手没有任何关系。我对连环杀手不感兴趣,我对通过描述血案来吓唬、恶心观众完全不感兴趣,在流行文化中塑造连环杀手的方式或多或少都是幻想。对我来说,在第一集中你看到的这些熟悉的桥段——从发现尸体开始,两个关系并不融洽的警察,他们不得不在一个车里交流——这些都是常用的桥段。然而每次我们用到熟悉的桥段,本剧都希望能颠覆它,事情从没向着我们通常以为的方向发展。但并不是凭空的颠覆,事情没按我们预想的那样发展的原因是角色的行动,角色的行动又源于他们的性格。我用了一些观众熟悉的元素,希望用类型片中常用的故事桥段把观众留住,作为一个所谓的“procedural”【每集剧情独立的系列剧】我也能做一些完全不同的处理。

Whatever the length of the show’s much admired tracking shot (six
minutes, uncut!), it feels less hardboiled than softheaded. Which might
be O.K. if True Detective were dumb fun, but, good God, it’s not: it’s
got so much gravitas it could run for President.

问:我总是在回想我们在剧集开播之前的采访,当我让你和其他关于连环杀手的电视剧做比较时,你说你根本不关心连环杀手。我们作为观众应该如何严肃对待选择Dora
Lange这种案件?还是仅仅为了表现两个人的办案水平 ?

——一个只写过两集电视剧剧本的小说家是怎样得到掌控如此雄心勃勃剧集的机会的?

真探之后,所有其他警察追捕连续杀手的电视剧集都将看起来像是山寨货。紧凑的剧本和恰到好处对话把我们带上一个莎士比亚无谓文学般渴望的悲剧,一个90年代的黑色过山车,通过两位运用自己最顶级表演的演员带给我们这一切。

问:最后一个问题,你凭空写了整个剧,而且对于电视界来说你也算是个新人,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响。当此剧一出,观众为之疯狂,
产生了很多关于the Yellow King、
Lovecraft【美国恐怖、奇幻小说作家】以及其他事情的复杂理论,看到你的作品能有些反响是什么感觉?

《True
Detective》不是一个普通的剧集,它出色的品质——我明天要重看一遍,它是这几年来我看过的剧里最扣人心弦的剧之一——无需旁证。和《American
Horror
Story》一样,它是一个选集剧【每季一个完整的故事】,讲述路易斯安那州警察Rustin
Cohle(简称Rust ,McConaughey饰演)和Marty
Hart(Harrelson饰演)调查一个连环杀手案件,最终跨越了从1995年到2012年的17年时间。Cohle像一个备受折磨的哲人,但却对处理这种案子很有天分,Pizzolatto和McConaughey创造了一个迷人的新角色,而Harrelson饰演的直肠子Hart相比他的老朋友也毫不逊色。Pizzolatto不仅写了全部8集的剧本,而且都是由Cary
Fukunaga【凯瑞•福永,新晋美国电影导演,代表作2011年版的《简爱》】导演的,让该剧有了一种前后统一的悲伤美感。

————————————

问:在第八集的开始,我们看到Errol走进大房子,正在放《西北偏北》【1959年由希区柯克导演的经典悬疑电影】,他开始学着James
Mason【片中演反派的演员】的口音,然后又换成一些其他的口音,这是什么意思?

Nic Pizzolatto: 我在为《The Killing》写剧本之前,就已经写完了《True
Detective》的首集剧本,这也是我得到编剧机会的展示作品之一,为了那个工作我举家搬到了洛杉矶。最好的一点就是Veena
Sud【《The
Killing》的主创】)允许编剧们随意进入拍摄场地,这是一个非常棒的电视剧制作速成班,教会你谁是做什么的、一个剧的掌舵人需要做什么等等。为今后的事业打基础,这就是我从那次经历中主要学到的事情。可能一开始是源于(我作为)小说家的生活体验,但在播出之后,我对最终呈现在屏幕上的结果感觉很复杂。我意识到如果我想署名上去,就必须自己来制作,至少在一定程度上能控制成品。在第二季开始时我就辞职了,但我必须承认这是很棒的经历,四个月前我还在大学教文学,突然间我就到了电视剧组,这很宝贵。等到我推销这个剧并开始制作时,我已经驾轻就熟了,我觉得“是的,我能做到。”

新京葡娱乐场官网 ,真探的节奏又慢又稳但有似乎一点也不拖拉。即使只出现一会的配角,也似乎是鲜活独立的活生生的人物;超短暂的场景似乎都隐含着超越镜头外的生活。。。在这部剧里的对戏(马修·麦康纳和伍·迪哈里森)是超高阶的演出,所有的原因都让你不得不看。

【翻译】《True Detective》首季播完后主创Nic Pizzolatto的深度访谈

问:看到他们俩演得这么棒,而且在他们的演绎生涯中演过形形色色的角色,我有点儿想看第二季让两个人换一下角色再来一遍,我觉得他们能演好。

TV Guide 电视指南

水平有限,欢迎挑错。下面所有方括号中的内容,都是我的补充说明。——译者dorma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