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士下山》:硬派武侠的娇美绽开

    徐浩峰对民国武林有着自己最独到的见解。《一代宗师》处处镌刻着王家卫的烙印,可是却也透露着徐式风格。《一代宗师》里蛮多硬桥硬马的桥段,可是相较于硬派武侠代表作《道士下山》而言,显然更写意。陈凯歌改编拍摄《道士下山》,在原有硬派武侠的基础上,以国际水平的特效和技术保驾护航,再加上自己的理解,将何安下一路奇遇虚实结合,呈现了硬派武侠的瑰丽绽放。
    小和尚下山化斋,老和尚说山下的女人是老虎,见了要躲开。小道士也要下山,老道士却没说要躲着山下的女人,于是何安下第一次听到师父师母行房时的动静时整个人都慌了。当他得知更多事情之后,单纯的何安下怎能容忍师母如此水性杨花的行为?其实何安下的修行之路就是轮回,他义无反顾的替师父报仇,这跟查老板后来义无反顾的替周西宇报仇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处处容忍又如何?崔道宁容忍了,一命呜呼。周西宇容忍了,三枪毙命。
    何安下下山不为别的,其实是在寻找自己。所谓本真,其实就是在山上那个一无所知的小道士,从他进入俗世开始,就在迷失自己,直到跟随查老板再回山林,他也找回了下山前的自己。
    影片中几场打斗都看点颇足。彭乾吾跟赵心川雨夜球场一战看的人热血沸腾,招招发狠,拳拳到肉。元华跟陈国坤的武术招式本不是一个套路,可是在片中饰演师徒,隔空打物倒也龙飞凤舞,眼花缭乱。还有一场彭乾吾跟周西宇的对决,相较于赵心川,这俩人的打斗就显得轻盈了许多。水底碎石,月下发功,愈发不顾及牛顿的感受冲着天马行空而去,不过在观众而言应该看的很爽。
    腐女应该最爱郭富城跟张震的桥段吧?倒也不全是因为基情,显然这两个人的戏份才是导演想要表达的重点所在。参禅悟道,循序渐进。如果说何安下下山遇到崔道融只是解决了温饱问题,那么再遇到周西宇、查老板之后,他开始思考人生的意义。
    崔道宁说,宁可一夜快活,也不做神仙了。这是何安下下山遇到的第一个师父,崔道宁悟的是生活,而周西宇跟查老板悟的是生命。生活是修行的初步阶段,可是没有生活的磨砺又谈何对生命的感悟?崔道宁还来不及往深处感悟就已然驾鹤西游,而周西宇跟查老板必然是已经从生活中走过才有了之后的顿悟。
    陈凯歌拍徐浩峰的《道士下山》,却让人读出几分金庸跟古龙的韵味:何安下是郭靖,从哪来到哪去,经历诸多波折终于长大成人。查老板是楚留香,过去神秘将来也神秘,出场就是武林高手,只信奉快意恩仇,江湖道义。
    如松师傅说,生命变幻,花开花落。说的也是轮回,人之生命本就如此,从无到有从有到无,何安下的仇恨亦如此,从无到有从有到无。

陈凯歌三年磨一剑,创作完成的《道士下山》登上银幕,看成片之前,很难想象会是这样一番景象,这是继《梅兰芳》之后,再一次看到了陈凯歌的野心,徐皓峰的原著小说其实算是一个小格局的故事,但陈凯歌则试图拍出大格局的电影,一文一武两手抓,亦庄亦谐都囊括,在元素上,功夫、青色、道学、科幻、战争、黑帮……何安下一条主线,牵出一部可以多面解读的巨制,2个小时的电影,看的时候如梦似幻,看完之后如梦初醒,何安下的第一视角具有极强的带入感,让观众跟着他,到光怪陆离的人世间走了一遭。
陈凯歌说他看小说《道士下山》,看重的是一个“奇”字,那就意味着这是他想要表达的重要的一个点,把奇字表现出来,让观众感受得到,电影就成功了。“一门之隔,两个世界”,是对不谙世事的小道士何安下离开道馆下山踏入红尘的最好注解。下山,是他奇幻之旅的开始。徐皓峰的江湖中,奇人奇事四下散落,潜藏在芸芸众生中,何安下作为一条主线,将这些串联起来,所以王宝强在影片中是主角,也不是主角。
《道士下山》的成功之处,不仅仅在于将奇字表现出来,更在于这种呈现是有先有后、层次分明,一步步将影片推向高潮。最初的阶段是新奇,何安下刚刚下山,看什么都新鲜,遇到汽车展露一手飞檐走壁的功夫,遇到崔道宁要不到荷叶鸡就抢。接下来是猎奇,从小在道观长大,不谙男女之事,听到崔道宁和玉珍床笫之欢,爬上梯子偷窥,开了荤腥、懂了情欲,才算是真正踏入人间;崔道宁之后,各路高手逐一登场,开启一幕幕传奇。
另一大亮点是奇功。影片虽为民国背景,但为突出这个奇字,在功夫上并未走写实路线,如果说何安下在片头的翻转腾挪是实打实的功夫,那么当他看到陈国坤的隔空打物,才算真正见识了奇妙的武学世界,迪迪为《道士下山》设计的动作可以用八个字概括:随心所欲、无所不能,陈国坤的隔空打物、九龙合壁,郭富城和张震的日练月练、猿击术,匪夷所思,让观众大开眼界,传统武术招式和特效完美结合,呈现出非常棒的视觉效果。同时动作设计上极尽浪漫,和郭富城、张震的气质相符。陈凯歌向来追求极致,从细微处入手,对于特效,不炫技、不滥用,特效在影片中完全处在锦上添花的地位,为功夫的展现提供服务,有几场动作戏值得一提,郭富城持扫把凌空挥舞,漫天梅花飞舞,美极;元华和郭富城灶台缠斗,周遭火花四溅,梦幻。
观众会觉得,何安下下山,是悟道的过程,并对电影元素有了很多解读,如何安下的葫芦,影片中的三只鹅,以及多次出现的偈语。但《道士下山》不是宗教的宣传片,谈佛论道,有几个观众会懂?在我看来,影片讲的还是人心。尝遍七情六欲,经历欢喜嗔悲,崔道宁、彭乾吾、周西宇,分别是善、恶、真的化身,他们是人存于世必然要接触的代表。但不论是流连床笫之事的崔道宁,还是寡居寺庙的周西宇,其实都没能摆脱世俗的羁绊,周西宇所谓的不离不弃,换个角度来看就是放不下,这让他至死都咽不下最后一口气,直至看到查老板的幻影;彭乾吾也是放不下,他受名利所累,一心想给儿子留好后路,最终害人害己。
当然,导演还是在电影中埋了很多包袱、留了不少伏笔,把它们找出来逐一解读,其实是件很有趣的事,那可能需要再去看一遍。

很喜欢《道士下山》的宣传语:一门之隔,两个世界。对何安下如是,对观众亦如是。

徐浩峰的原著小说里,关于小道士何安下在山上的故事也着墨不少,而到了陈凯歌的电影中,或许因为篇幅的问题,所以山上的时光匆匆交代,然后开始将何安下放至山下门外的花花世界,王宝强也开启了自己的奇幻漂流记。

陈凯歌说选择改编《道士下山》,是因为到其中一个“奇”字,奇人、奇事、奇异江湖……徐浩峰总是对民国武林有着自己执拗的观点。而所谓“奇”字,则是通过小道士何安下的视角一一为观众展现:跟随崔道宁、跟随周西宇、跟随查老板……何安下看到一个新奇的江湖,观众欣赏一幅意境奇特的画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